徐志英個頭不高,結實,小平頭。
  一周前,他回老家溫州虹橋東門街去看望母親。他60多歲的母親,當年因為他吸毒,極度痛心,自斷四指,逼他戒毒。
  快要到家了,小巷子里有人家辦著喪事,白色花牆上掛著一張年輕男子的照片。徐志英不敢看那張照片。
  “那是我從小一起玩的小兄弟,幾天前在西寧吸食了新型毒品,從8樓跳下。”徐志英輕輕地說,“這毒品害人啊,我這輩子多虧了母親,讓我趁早脫離了毒魔,要不然……”
  拐入母親家時,他悄悄回頭看了看層層的白色花圈。
  徐志英在12年前戒毒後白手起家辦廠,接納吸毒人員50多人。現在的他已成為一名聞名全國的“禁毒大使”。
  看到母親的斷指後
  他哭著掩面逃了
  “母親砍斷手指的時候,我還和人躲在一間屋內吸海洛因,之後趕到醫院,我實在受不了哭著逃了。”
  就算吸毒,神志清醒時徐志英依然是個孝順的兒子,所以當他看到當年母親為他切斷4根手指後,他很難受。
  徐志英的母親手上一直拿著一串珠子,左手斷指十分明顯。“有一個到醫院時接上了,其它的就這樣了。”母親鄉音濃重,她拿起一把菜刀回憶16年前砍手的樣子,依然顯得十分堅定。
  “我媽的手包著,喊著你別再吸了!我真是一輩子都忘不了我媽那時絕望的眼神。”徐志英說,他清醒時腦子裡都是媽媽那時的神情:“我真的想戒了它,我發了誓。”
  可是戒毒並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  母親斷指之後徐志英戒過,但還是吸食了3年多,直到被強制戒毒後,才算徹底擺脫了毒品。
  徐志英說得十分誠懇。“母親斷指的事喚醒了我,要不然別說幾年,可能我一輩子都離不開毒品了,或者就像對面那鄰居朋友一樣,不在人世了。”
  聽到這裡,徐媽媽笑了,臉上的皺紋自然形成了一道道褶子。她說,她的手指切得一點都不後悔。
  徐志英能理解這一點,他補充說,母親當年斷指這件事救回了他,也教育了當地太多的吸毒孩子和他們的家庭。
  年紀輕輕就身家百萬
  朋友引誘下染上毒癮
  “如果家人和社會嫌棄了我,那根本就不可能有我的今天了。”記者和徐志英聊了幾次,他一直說得那麼深切,也許,這也是他堅持用辦廠來救助和收留吸毒者的原因。
  當年他吸毒,始終不離不棄的除了母親,還有他的妻子。
  “我們很早就戀愛了,是一個地方的。”在徐志英的廠里,妻子林秀萍這樣說。“他是當地有名氣的小老闆。16歲學習電焊手藝,之後創辦了自己的不鏽鋼門窗加工廠,不到三年,資產就已達百萬。”
  妻子說,就像所有小有成就的年輕人一樣,當年年紀輕輕的徐志英有了錢就得意忘形,“朋友”圈也越來越複雜。
  1993年下半年,他在“朋友”引誘下吸上了毒品。“那個時候,在社會上混的人沒感到吸毒丟人,反而覺得不吸毒的人跟不上形勢。”
  親人苦苦相勸,但徐志英卻仿佛變了一個人,毒癮上來六親不認。“那真是黑暗的日子,可是我不能放棄他。”林秀萍說,她知道自己選擇的這個男人心地還是好的,只是一時被毒品給害了,“戒了就會好的。”
  但誰能想到,徐志英這一吸就是10年,資產百萬的廠吸沒了,錢也被吸光了。
  幾度戒毒幾度復吸
  家人沒有放棄他
  “他還整天見不到人,出於無奈,我們一起決定讓公安出手,將他送往樂清市強制戒毒所,開始了為期6個月的第一次戒毒。”
  但事與願違,1996年,從戒毒所里出來剛剛1年的徐志英復吸。“我們再次忍痛舉報,他第二次被送進戒毒所。”林秀萍說家人輪流“看管”了他4年,加上中間母親悲憤交加切斷手指。“為了輓回他,1997年,我們還有了女兒,我當時心想這也許能讓他回心轉意。”
  但是,徐志英仍然沒能抵住毒品的誘惑。
  2000年,徐志英再次復吸,這次他被處以勞動教養兩年。徐志英近乎瘋狂地勞動,他想用身體的勞累和痛苦來改變自己。“我們都沒放棄他,期間我帶了女兒去看他,有時他父母說氣話,讓我別理他了,但我明白,其實大家都沒有放下他,我答應他,等他出來後重新開始。”
  再創業重新起步
  心裡惦記著怎麼幫那些吸毒者
  2002年初,徐志英從勞教所出來。“令我沒想到的是,家裡所有人都在等我,而社會也向我敞開了大門,相關部門對我進行幫教,我感覺自己還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。我暗下決心,一定要活出個樣子。”
  2003年,成功戒除毒癮後的徐志英重新白手起家,創辦了樂清市粵港金屬工藝製品廠。
  “當時真是什麼都沒了,我們家給了他2萬元,他就這樣做起來了。”林秀萍說,可能是為了鍛煉毅力和毒品抗爭,徐志英一開始便沒日沒夜地乾,自己焊接自己送貨,非要累得動不了才休息。就這樣下來,廠有了起色,生意好了起來。
  就算是這樣,妻子林秀萍心裡還有些隱約的擔心,這吸了10年毒的人脫毒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直到徐志英開始幫助那些和他有同樣遭遇的吸毒者後,林秀萍心裡的大石算是放下了:“他自己在解救那些吸毒的人,我想他心裡應該是足夠堅強的,不會再受毒品誘惑了。”
  戒毒後決心重新開始的人
  都值得人點贊
  2006年,徐志英領到“脫毒證”,之後,他成了當地禁毒部門的合作者,不僅開始在自己的企業里設立幫教點,更是勸說一些已經脫癮的“癮君子”們來這裡上班。
  阿建就是徐志英從毒品手中搶回來的兄弟。
  阿建曾經是徐志英的“毒友”。
  2005年夏天,徐志英在樂清一處游樂園裡發現了正在掃地的阿建,當時阿建剛從強制戒毒所出來,人很虛弱,就像一片樹葉,仿佛不倚著把掃帚就要倒下。
  徐志英讓阿建到自己廠里來上班。一段時間後,阿建身體漸漸康復起來,工作也有了起色。但是阿建不久之後復吸了。
  徐志英又氣又急,親手將阿建送去戒毒所,並幫他交了7000多元戒毒費。
  “當時我真是對不起志英啊,那次戒毒出來上班後,沒多久我又吸上了,又被勞教兩年。”現在已經是廠長的阿建說,當時認為志英肯定不會再幫他了,沒想對方還是時常前來看他,每月寄來生活費。“我在深圳上學的兒子急用錢,志英馬上匯去5000塊。”
  阿建說,“再不戒,實在說不過去。”
  阿建說,“我們這些人家裡有事都會和徐志英以及嫂子說。”阿建說,徐志英私下裡幫助廠里這些吸毒人員的錢,一年將近20萬。
  時至今日,徐志英已幫助51名非親非故的吸毒人員實現就業或支持創業,自掏腰包的費用更是高達上百萬元。
  “我這廠地方太小,解決不了太多的人,我想造一個集幫教安置、生活服務、心理干預、生產勞動、教育培訓、康復矯正等多種功能為一體的功能複合型戒毒康復基地,現在地也解決了,就爭取早點開工了。”徐志英說這是浙江省的“陽光工程”,如果能夠建成開張,預計可安置50至70名人員。
  (原標題:媽自斷四個手指,喊著“你別再吸了”)
創作者介紹

註冊地址

ibscgx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